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影子

流年不荒~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草莽英雄·〔28〕·「文攻武斗」   

2015-03-20 23:18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 草莽英雄·〔28〕·「文攻武斗」 - 傻小子 - 傻小子

        >>>草莽英雄·〔28〕·「文攻武斗」

        雪花如盘,寒风如刀,浓烈的萧杀之气随雪花飞舞,伴寒风盘旋。

        唐非痴与完颜亮谁也没动,彼此死死盯着对方。双方主帅未动,将士更加不会擅动。

        对峙良久之后,完颜亮忽然笑道:“你我终于碰面了。”唐非痴也在笑:“是,我们总算碰面了。”完颜亮道:“今日阵前相见,你我或将殊死相搏。英雄聚首,却不能把酒言欢,实乃一大憾事。宋土虽则地域辽阔,可叹大宋皇帝昏庸无道,任由奸佞肆行,而似你这般豪侠之士却无用武之地,委实让人扼腕叹息。明珠委地,宝剑蒙尘,朕珍惜你是个人才,如若投我身侧,定当宏图大展,光耀千古。”

        唐非痴道:“家园虽破,我却如在天堂,隔岸再美,我却视如地狱。若为富贵荣华之故,而出卖灵魂投敌叛国,与死又有何异?今日一战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”

        完颜亮道:“岳飞之死,堪称迂腐愚忠之范本,他将满腔热血奉与大宋朝廷,下场又是如何?此前车之鉴,你应细细掂量。何谓叛国?何谓投敌?这世上没有所谓的对与错,是与非,也没有所谓的正义与邪恶,成王败寇,千古使然,谁能赢得最后的胜利,历史便由谁来书写。”

        唐非痴笑道:“各人认知不同,勉强不得,劝降之事再也休提。”完颜亮扭头对无不辞说道:“同为中土武林人士,你们相处日久,或知彼此之心,饼王你劝劝唐岛主。”

        无不辞面显难色,却仍勒马向前:“岛主,当今国事昏暗,豺狼当道,物价飞涨,腐败横行,官府耀武扬威,恃强凌弱,罔顾苍生,百姓步履维艰无路可走,你又何必如此固执?金主惜才,不忍让你埋没,若投身大金,定当有所作为,何不三思而行?”

        唐非痴双目精光暴射,逼视着无不辞:“当下外侮入侵,谓英雄者,须洒热血于国土,试问如此江山,忍归胡虏?我等虽为草莽之人,然国之安危自当常挂心头,此为信仰。人之一生,如白驹过隙,若内心信仰泯灭,虽亦可勉强终老,却如同行尸走肉。信仰,是做人的根本,能为自己的信仰去迎接一个又一个明天,即便是死,一生亦不枉然。”

        想是有愧于心之故,面对唐非痴的逼视,无不辞目光飘忽闪躲,欲言又止,最终默默退后。先锋营都统哈尔察按耐不住,厉声喝道:“这些蛮子端地不识时务,与他废话则甚?待末将掂掂他的斤两。”向天际虎吼一声:“我来。”拍马向前,挺枪便刺。

        哈尔察横枪招架,向天际铁枪顺势下压。哈尔察双手虎口一震,手中枪差点拿捏不住,正自感叹对方势大力沉之际,向天际的铁枪已当胸刺到,双腿慌忙夹马横身避过此招,待得举枪再战,怎奈向天际动作神速,枪柄已是倒转过来直戳心窝。两匹战马驰骋盘旋,两杆铁枪交相辉映,铿铿锵锵瞬间递接二十余招。

        向天际霸王枪招数精妙,哈尔察越斗下去越是心惊。心惊便是露怯,露怯便有破绽。向天际觑准时机,一枪刺中哈尔察肋下,顺势向上一挑,登时将哈尔察铁甲撕开。枪头颤动,伸缩吞吐,幻影迭出,哈尔察正自眼花缭乱难辨虚实之际,向天际蓦然枪法一变,哈尔察眼前幻影顿时消失,对方枪尖已是到了咽喉,他忙将腰身后仰,试图避过,熟料向天际铁枪悠然调转,挟风声直劈下来。哈尔察脸色大变,当机立断滚落马下,而就在这一瞬间,向天际的铁枪结结实实砸中马背,哈尔察的战马连声悲鸣亦未发出,便被劈作两半。

        雪,越下越大。风,越刮越猛。

        向天际神威凛凛,横枪喝道:“谁敢再来与我一战?”金营之中,铁骑营都统赫舍里赞打马拖刀前冲,朴刀划过之处,坚硬的地面火星四溅。月牙儿喊道:“向大哥退下暂歇,让我的九环刀会会这厮的朴刀可好?”向天际与月牙儿走马换位,两柄大刀瞬间纠缠在一起。

        武谚有云:枪乃百兵之王,剑乃百兵之君,棍乃百兵之首,刀乃百兵之帅。枪法讲究的是刺戳点挑扫,而刀法讲究的是劈砍拦抹扎。是以,月牙儿与赫舍里赞的交手又是另外一番天地。二人俱是大开大合,毫无虚招,但见刀光如雪,兵刃撞击之声犹如龙吟虎啸。月牙儿虽属女流,却丝毫不让须眉,九环刀总重三十六斤,然而在她手上却举重若轻,轻灵翔动,与赫舍里赞的朴刀相搏,尽显游刃有余。

        二人相搏正酣,唐非痴不由暗自赞叹:“这月牙儿天赋异禀,气力异于常人,若假以时日,定当跻身一流高手之列。”正自为她感到高兴之际,蓦觉有双眼睛满是杀气紧盯自己。这眼神儿太过熟悉,她会是谁?(未完,待续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