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影子

流年不荒~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草莽英雄·〔30〕·「情海离恨」   

2015-03-20 23:18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草莽英雄·〔30〕·「情海离恨」 - 傻小子 - 傻小子

    >>>草莽英雄·〔30〕·「情海离恨」

        水行天率一众高手对唐非痴形成合围之势,一场恶战一触即发之际,金营探子忽然来报:“启奏陛下,我方后营发生骚乱,兵士自相残杀,死伤无数,请我主定夺。”完颜亮喝道:“大敌当前,后院火并,成何体统?无不辞霍紫云速去勘查,主谋者,杀无赦。”

        唐非痴暗自振奋,心道:“傲雪,你终于启动了,好样的!”飞身跃上战马,虎吼一声:“行动。”月牙儿虚劈一刀,迫退赫舍里赞,调转马头与向天际一左一右掩护唐非痴向完颜亮冲去。

        三人三马,似三道狂飙,卷起积雪无数。

        先锋营都统哈尔察急令道:“水行天保护我主退后,弓箭手放箭阻敌。”

        箭如雨,矢如蝗,漫天飞矢与风雪融为一体。而唐非痴等三人三马,快若闪电流星,穿行在漫天箭雨中。

        斯时,唐非痴距离完颜亮约有十丈之遥。

 

        天不老,情难绝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金营之中,暖帐之内,完颜飞雨黯然神伤,流下清泪两行。

        前方,金宋两国交战正酣,双方主帅一个是自己父王,一个则是自己心目中情郎,至亲与至爱,她将如何抉择?迷惘,彷徨,无助,愁苦,烦乱,诸般心绪涌上心头,该何去何从?委实难以决断,唯有泪痕湿霓裳。

        在感情的世界里,一个女人一旦打开心门,便会被她所钟意的男人深深吸引而不能自拔,尽管她曾试图去否定这份感情,试图去挣脱这份感情的困扰,而结果却适得其反,越是否定、挣扎,反而陷得越深。难道她是真的不明白此中因果?非也。其实,不是她不明白,而是她不愿意去明白。

        人道海水深,不抵相思半。她越是刻意压制自己去模糊这段感情,唐非痴的影子越是在脑海里清晰可辨挥之不去。

        完颜飞雨帐中徘徊良久,终于下定决心去阵前看看,这一战,至亲至爱之人无论孰生孰死,她都要去见最后一面。

 

        战马嘶鸣,其声甚悲。它们尽了最大努力,仍是未能带着自己的主人穿越箭雨,去完成神圣使命。三匹马倒在地下,目中已流出泪来。

        月牙儿伤势严重,气息已趋微弱。向天际亦已受伤,情况虽比月牙儿要好一些,却也是步履维艰前行不得。他们相互搀扶,仍屹立不倒。

        完颜亮狞笑道:“姓唐的,朕惜你是个人才,你却不识好歹,我倒要看看,尔等能撑到几时?弓箭手听令,再射!”身中数箭的唐非痴猛然喝道:“天际兄弟即刻护送月牙儿回归阵营,愚兄再冲一次试试。”语毕,俯身,双手抄起战马两条后腿,吐气开声将马匹抡起抛向完颜亮,而自己则籍着马匹庞大的身躯作掩护再次前冲。

        斯时,距离完颜亮约有七丈之遥。

        当战马轰然落地之时,唐非痴已是褪下身上长袍,凝运内力,以长袍去卷飞矢。

        斯时,唐非痴距离完颜亮仅余五丈之遥。

 

        别来数月音讯绝,一寸离肠万千结。难相见,易相别,朝暮思绪乱如雪。暗相思,无处说,惆怅夜来烟月。想得此时情切,泪沾红袖黦。(韦庄诗,微改动。本人只求应景,不懂诗词,自然不知韵律为何物,懂诗词的朋友请一笑而过。)

        完颜飞雨心乱如麻,她自己也不清楚到了阵前该如何举措,只是,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心头,愈是思索下去愈觉针刺芳心,她不敢再想下去,唯有策马狂奔。

 

        长袍碎裂成片,业已卷不住飞矢,唐非痴当即舍弃长袍腾身而起,施用劈空掌法阻击飞箭,双脚交替互踏脚背,借助反弹之力使身形空中迅疾前移。如此强悍身手,使得金兵弓箭手也看得呆了,一时竟忘了放箭。

        斯时,唐非痴距离完颜亮仅差三丈之遥。

        哈尔察连声呵斥:“放箭,放箭!”弓弦声爆响,箭雨挟寒风再次袭到。居后不远处的向天际眼中所见险象环生,情知唐非痴如此硬撑下去实非善策,当下厉声喝道:“青山不在,何来柴烧?请大哥暂且趋避,容日后再做定夺。”

        唐非痴游目四顾,见敌军阵营壁垒森严,那四海游侠水行天仗剑护在完颜亮马前,虎视眈眈盯着自己。而水行天之前,三排弓箭手亦是展开轮番攻击之势。唐非痴纵使武功盖世,面对此等阵势亦无十足把握能够擒住敌帅,何况他负伤在先,此时真气已将耗尽,支撑他继续前行的,唯有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及满腔热血。

        向天际的呼喊,让他有了顷刻的犹豫,若徒呈匹夫之勇拼死强攻,虽能舍生取义,却与最终目的相悖,反倒白白舍弃了性命。然而,就此退回,又是心有不甘。

        正自踌躇难决之际,忽见完颜飞雨拍马疾驰而来,遥遥叫道:“箭下留人!”但见她秀发散乱,想必着急赶路之故,御寒锦裘亦未扣合。到得完颜亮跟前一个鹞子翻身下得马来,抱拳道:“父皇,唐非痴对雨儿曾有不杀之恩,求父皇放他一马。”完颜亮道:“非是父王不肯饶他,奈何此子纵使百般相劝,让他归顺大金,岂料这厮仍是心如磐石,丝毫不为所动。如此人物若然不能为我所用,贸然留其性命,日后必为大患。成霸业者,须心狠手辣,雨儿请闪开。”

        完颜飞雨双膝跪地,潸然泪下:“请父皇开恩……”此情此景,唐非痴心中甚痛,但他明白,时机稍纵即逝,此时若不趁机出击,今日便没了机会。他蓦然身形再起,目标仍是金主。

 

        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安得与君相决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

        决绝的最好办法是绝于红尘,而绝于红尘的唯一途径便是死。只有死,才能了却红尘俗世的相思之情。

        完颜飞雨见得唐非痴孤注一掷,舍命试图穿越箭雨,不禁令她柔肠寸断,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“我宁教性命不在,也要设法救他。”心随念走,娇躯陡然跃起,扑向唐非痴……(未完,待续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